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黑白无常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妖道!

区区两字,道尽了道统之争的残酷。

有别于圣道之争,而是更加残酷,绵延不绝,融入传承里的竞夺!

儒家和道家,自无数年前两家祖师创道之初,便传下来的仇怨,早已凌驾于任何私怨之上。

谁对谁错,如今早已分不清。

魏曲阳斩出了一剑,没有任何留手,若吴明没有看清,下场绝对好不到哪儿去。

但他看清了,因果也断了,却也留下了另一种因果。

纵然魏家还要报仇,有他这一剑的情分在,吴明也会手下留情。

甚至于,若有人敢籍此打压魏家,吴明还会出手帮衬一二。

毕竟,这一剑不仅斩的是因果,更斩了那位国师至元道君一剑,这可是不小的人情。

若放在平时,魏曲阳拼了老命的一剑,即便能撼动这位圣者大能,却也达不到如今的程度。

但偏偏就在此前,天下第一剑仙李青歌,不知因何缘由,持剑打上了阆中天宫院。

虽然缘由和结果如何,外人无从得知,但看天地变色,乾坤倒转之象,便知两人交手到了何等激烈的程度。

宁惹至尊剑仙,莫犯道爷天颜!

这传遍神州的偈语,可并不代表剑仙不如这位道爷,而是前者高傲,性格孤僻,为剑而生,轻易不会出剑。

放眼天下,也就吴明惹了对方机会,刺激的李青歌两次出剑,却都没有成。

但那有太多的巧合,也是因为对方随手一剑,可若因此小觑了这位天下第一剑仙,那就大错特错了!

这位既然出手,即便至元道君再强,也绝难全身而退。

再被魏曲阳补上这斩身、斩道、斩因果的至强一剑,即便还有余力找吴明的麻烦,也不可能全力以赴。

巅峰状态的至元道君和身心受创的至元道君,绝对不可同日而语。

所以,魏曲阳帮了吴明大忙。

虽有道统之争的成分在,却也是人情,同样是陆九渊的遗泽!

吴明得承情,因为魏曲阳如此做,确实让他此行变得更轻松,也有余力去做其它事情。

不但如此,濮雎儿付出一颗圣佛舍利的代价,让他帮忙接应廖凫之事,如今已然算是成功了。

此前追杀那青年,除了报当年七星批命之仇外,也有为陆九渊出一口气的成分在,当然也是要拿回七星冷月刀。

哪怕是断刀,也不能留在此人之手,这可是当年在东海龙焰岛,以命搏来的宝刀,纵然断了,也不能遗失在外。

当然,也并非现在就要杀那青年,但若不如此,不足以吸引那位至元道君的注意力。

反正吴明自己是债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痒,再多一件,情形也坏不到哪儿去。

也唯有如此,才能将天宫院布置的人手大乱,那青年也是追杀廖凫的主力军之一,更是此番串联各方,居中调度的指挥者。

但其被龙魁追杀,却没有任何帮手前来,显然也是遭了赌鬼的算计。

那位至元道君虽强,算尽苍生,却无法尽掌人心,哪里又曾料到,赌鬼拼命一搏,也要出一口恶气呢?

是啊,任谁有着圣者之姿,却被生生按在一隅之地,不得寸进,连自身未来机缘,都被尽夺,泥人都有三分火气,更遑论桀骜不逊的赌鬼了!

就如没人料到赌鬼会来这一出,同样没人料到,魏曲阳这位刚直不阿,敢于直斥圣者,位极人臣的老儒,竟然会放下国仇家恨,不顾家族安危,也要拼了命的斩至元道君一剑。

至元道君身为中唐国师,虽未把持朝政,可凭借其影响力,却也使得道家在中唐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。

若非如此,堂堂郑国公,也不会保不下一个没落的陆家。

毕竟,临渊先生文名之盛,说不得举世无双,却也是当代最负盛名的文豪,而陆家之祖观潮先生,同样是以文起家。

虽然后来弃笔学武,却也正是因此,成就了其大威名,被列为文人典范,备受推崇。

至元道君之子,在背后推波助澜,覆灭了陆家,在儒家这些老古板眼中,简直是赤果果打量,亡我之心不死。

所以,一个杰出孙子的死,虽然让魏曲阳心疼,可道统之争的仇恨之火,却是让他怎么也无法释怀,于是便有了此前剑问。

此时此刻,吴明矗立在高大巍峨,恢弘无比的城门前,目光却显得异常平静。

这并非故作姿态,而是表里如一的内心真实写照。

曾几何时,他也想过,再次来到这神州中原最繁华的城池,会是怎样一副情形,却不曾想临大门口,竟是心如止水。

都说近乡情怯,可这里并非故乡,唯有寥寥故人。

“下一个跳出来的是谁呢?”

吴明嘴角微翘,打马入城,毫无遮掩,堂而皇之,似乎未将这巍峨之城放在眼里。

至于此时城中那些掌权者会是怎样一副心情,就不是他能了解的了,亦或者说,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。

出乎意料,又异常诡异的是,从始至终,竟然没有一个探子暗中尾随。

或许,此前魏曲阳一剑,斩破了那些人的胆。

“很无趣啊!”

吴明失望的摇摇头。

这与料想中出入太大,原本以为,会有不知多少自命不凡的天骄武者跳出来,准备除魔卫道等口号,或围攻或挑战,却不想竟是这么一副情形。

待得入城走了十几条街,都不见任何人找麻烦,吴明也懒得再做无用功,径直去了平康坊一家勾栏院。

对于他的到来,自然是受到了超乎想象的热烈欢迎,莺莺燕燕,环肥燕瘦,几乎都奔他而来。

武者没有现身挑战,倒是有不少文人墨客越发狂热,有邀斗者,也有以文会友者,还有纯粹慕名而来的。

吴明没有理会,只以长途跋涉,人困马乏为由推了,概不见客。

不多时,两道倩影来到院中,神色复杂,说不出是怨是恨,还是愤怒的看着他。

若说仇怨,自当年双方就结下了。

若非李十二娘逼迫,吴明也不会出下策,毒害李文昭和李唐皇室嫡系子弟,最终引来李青歌,险死还生。

后来,李十二娘更是施以秘术,派遣李思思和楚楚,接洽陆九渊之徒,也就是东宋皇室二公主赵婉如。

看似是赵婉如被陆子青蛊惑,实则后者不过是想让吴明破功,也是想趁机扰乱金鳞视线,从而火中取栗,自己夺取赵婉如身负的东宋龙气。

否则的话,哪里可能就一次,便让赵缨络怀上孩子呢?

赵婉如现在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以陆子青的性情,多半是死了。

这位可怜的女子,却也没人去关心其下场了。

若说交情,无论是早年在汴梁,吴明与李思思的相识,还是后来与楚楚的相交,都是以诚相待,缘分不浅。

可惜事与愿违,造化弄人,成了如今这副局面。

“师尊让我们配合你在京城行事!”

两女不知道说什么好,毕竟算计吴明,乃至连其子嗣血脉都算计去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可在此前,吴明也杀了她们的姐妹,也是事实。

事到如今,以无对错,唯有公事公办!

“红袖招消息灵通,就替我查几件事吧!”

吴明神色淡漠,随手将一枚玉简扔给两女。

虽然双方曾经的交情不浅,可从两女遵从师命,准备拿他女儿作伐之时起,所有的交情都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亲疏有别,两女不顾当年交情而选择遵从师命,他也自然会选择女儿!

两女没有急着查看玉简,红唇轻启,翕合几番,千言万语,在吴明冷漠的面色中,化作无声哀叹,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,便转身而去。

她们不知道,或许知道,这是对双方最好的选择了。

李十二娘心有魔障,执念如魔,更是心高气傲,绝难放下断道之仇。

即便吴明真的不计前嫌,两女又能拒绝师命,不再算计吴明吗?

很难,因为亲疏有别!

于两女而言,吴明终究是外人,远远比不得有养育、授业之恩的李十二娘,否则当年也不会有算计吴明女儿的事情发生,而是偷偷支会一声。

哪怕,泄露一点风声,亦或提醒一二,后来也不会有万妖山中吴明辣手摧、花的一幕。

“出来吧,阁下跟了我一路,还能瞒过红袖招阵法感知,想来不是无名之辈,何必藏头露尾,凭白落了身份!”

吴明手指轻敲桌面,约莫一盏茶工夫,蓦地淡淡道。

诡异的是,院中并无任何回应。

“既然阁下不愿出来,本王也只有……”

吴明冷冷一晒,随手屈指一点。

杯中茶水出现一滴水,如剑光般一闪而没,落在了院中假山处,水雾四溅,荡起层层涟漪,隐约可见一道阴影在其后若隐若现。

“黑白无常!”

吴明瞳孔微缩,面色陡然一沉。

因为,那不是一道身影,而是两道,一白一黑,头戴高帽,长舌在及兄,像极了传说中的幽冥鬼使。

除了此前只感应到一股气息,令其颇为惊讶外,还有便是,放眼神州,敢有如此打扮,而又毫无忌讳的,除了三大杀手组织之一中,最古老神秘的无常盟外,不做第二选择。

吴明出道十年,与红袖招纠葛最深,遭受过一两次地狱门刺探,却还是第一次与无常盟真正碰面!

PS:节日快乐,哈哈,暮尘还得码字,就不多说啦!